四川省考古院10月啟動跨國考古-新華網

四川省考古院10月啟動跨國考古

2019-08-06 09:36

  ●首次赴越發掘中,出土了與三星堆同時期、與三星堆文化有一定聯系的一批遺物遺跡

  ●此次考古,將探索尋找南方絲綢之路南亞廊道早期文明交流互動的相關遺存

  越南北部等地曾出土了和三星堆出土文物極其相似的玉戈、玉璋、玉環、玉璧等禮儀用具。圖為三星堆出土的玉璋。記者 吳曉鈴 攝

  記者8月5日從四川省考古工作培訓會上獲悉,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近日和越南國家歷史博物館簽署了聯合考古的框架協議,約定從今年10月起的未來5年里,對越南國家級遺址——桐荳遺址展開考古發掘。該遺址和三星堆年代相近,之前出土過與三星堆文物相似的陶器。這也是省考古院第二次赴越南展開考古。

  上世紀80年代以來,越南北部等地陸續出土了和三星堆出土文物極其相似的玉戈、玉璋、玉環、玉璧等禮儀用具,其中的玉璋與三星堆出土的玉璋幾乎如出一轍,引起了學術界廣泛關注。古老的三星堆和數千里外的越南有何關系?作為長江上游夏商時期最重要的遺址——三星堆遺址,對周邊地區甚至東南亞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2006年,應越南國家歷史博物館邀請,省考古院聯合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走出國門,在越南永福省義立遺址進行了聯合發掘。

  首次赴越發掘中,果然出土了與三星堆同時期、與三星堆文化有一定聯系的一批遺物遺跡。其中多邊形的有領玉璧形器(“T”字形環)和石璧形器,均與三星堆文化有某些相似性。此外,出土的陶器和石器,其刻劃紋內填充點狀戳印紋等方式,與中國廣西等地出土的陶器紋飾相似。2016年出版的《越南義立——馮原文化遺存發掘報告》認為,越南青銅時代文化與中國華南地區青銅時代文化關系密切。在漢代絲綢之路之前,中國南方地區和東南亞地區有著非常密切的文化交流。

  人類如何在3000多年以前超遠距離進行交往?種種待解謎團,讓省考古院決定重啟越南考古。

  此次省考古院與越方簽署的協議約定,雙方聯合對越南北部馮原文化遺存進行考古調查、勘探及發掘工作。除了每年對一處重要的馮原文化遺址進行考古發掘以外,還將展開體質人類學、動植物學、環境考古學等研究,并開展考古學理論、方法及技術方面的培訓,以及大遺址的保護展示與利用的合作研究。

  省考古院考古所副所長陳衛東認為,要深刻認識中國古代文化的成就及影響,就要對周邊國家有所了解,古蜀文明的研究也有望通過發掘尋找相關答案。

  據介紹,10月在越南永福省的桐荳遺址啟動的發掘面積為200平方米。在此之前,越南考古人員僅在這處遺址進行過小規模發掘,出土了部分玉器、陶器。此次考古,將探索尋找南方絲綢之路南亞廊道早期文明交流互動的相關遺存,陳衛東說,“我們將尋找更多的考古證據,證明早在夏商周時期,這些區域的文化就通過南方絲綢之路在進行交流和傳播。”

  有此一說

  越南安陽王來自古蜀

  在中越兩國的文獻中均記載,越南兩千多年前的安陽王,就是來自古蜀的一位王子泮。

  根據越南官修史書《大越史記全書》和《欽定越史通鑒綱目》的說法,越南早期的歷史,是由雄(或雒)王建立的文郎國開始。泮為中國先秦時期蜀國的王子。因先世蜀王要求與雄王通婚遭拒,蜀國因此與文郎國結為世仇。當蜀國被秦國滅掉,泮率軍南下,到達現在廣西和云南,隨后輾轉南下,進攻世仇文郎國。最后一代雄王自恃強勇,不為兵備,在泮進攻的時候因酒醉墜井而死。于是泮自立為王,稱安陽王。

  中國文獻中關于這一段歷史的記載則最早見于《水經注·葉榆河注》。此次越南發掘,考古人員也希望在遺址中找到和雄王有關的遺跡。(記者 吳曉鈴)

  

責任編輯:張維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4841783
k8彩票网站登录